入口是BAT的,但归根结底是属于社交的

加拿大传播学家洛根在其《理解新媒介》一书中,将麦克卢汉的方法论进行小结,其中很重要一点是“媒介创造新的社会模式并重构人的感知”。放在当下互联网环境来看,新媒介可以是入口级别的App,也可以是智能硬件,还可以是新零售场景。而归根结底,媒介和技术都是人的延伸。

腾讯通过社交连接一切,微信甚至成为人的器官。阿里重构人货场,缩短人与人,人和消费场景的距离。百度则是抓住了人和AI的关系,不管是信息流还是无人驾驶,其试图触摸的可能正是“西部世界”的雏形。

可以说,即时通讯、搜索、电商这三大入口所进化的核心节点,最终都落在了社交功能的延伸上。那么,在BAT之外,凭借自身平台基因打造入口级应用还有没有可能性?

01

从中国互联网发展路径来看,BAT是PC时代的巨擘,优势壁垒也一直延续到移动时代,他们身后追赶者众,美团、京东甚至网易都是典型的代表,当然也不乏小米这样的横跨硬件与互联网之间的企业。

如果抛开市值和估值数据不谈。在BAT外,凭自身平台社交基因打造入口级应用的代表,不得不提微博。

互联网价值研究者尹生今年年初曾发表一篇关于社会公治、技术驱动以及AT现实的文章,其中有一段描述说,微博拥有“互联网上的基本个人地址薄”这一基本价值上的牢固地位,可以理解为微博具备的是——确定的用户入口地位。

两个“基本”,相当于肯定了微博作为互联网基础设施这一特性。微博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,其中核心指标MAU(月活跃用户数)突破4亿,其中93%是移动端用户。

阑夕对此评价说,整个中国互联网,MAU超过4亿的国内应用只有8款,排序依次为:微信、QQ、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支付宝、淘宝、优酷、微博。而着眼全球,则是第7家突破4亿的社交产品(微信、QQ、FB、ins、WhatsApp和Messenger)。

从这个角度宏观去看,在BAT之外,作为社交媒体的微博占据了入口一席。

02

有人说,百度最大的敌人是自己,包括内在的变现方式和高层换血等等。只有解决了这些历史包袱,百度才能此奋起直追AT。也有观点认为,阿里最大的敌人是腾讯,腾讯最大的敌人是阿里,这两个生死冤家几乎在所有泛互联网领域短兵相接。

爆炒赛道,创业就是TO AT,这一现实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既是一大幸事,又是一大悲哀。幸运的是,只要方向选对,产品够好,就能够融入这两大巨头生态体系,即便是需要站队,也总能争夺资本和资源的青睐,快速发展。创始人要么落得个功成身退,要么也能财务自由。

悲的是,这样的互联网生态未免无趣了些。原本被一些人寄予厚望的贾跃亭,非但没有对BAT构成任何威胁,反倒最后落得一身尴尬和段子梗。老牌互联网企业,诸如360、搜狗、暴风甚至迅雷等等,虽说都讲起了新的故事,却仍难逃掉队的焦虑。他们造血能力仍然旺盛,但距离入口级应用,却是渐行渐远。

微博当然也有他的敌人,其中具备最大威胁的就是孵化了抖音的今日头条。不少人认为,抖音的出炉,补齐了今日头条的视频社交的短板。也正因此,抖音被视作今日头条向微博举起的利刃。

抖音的崛起,其实对微博和腾讯都形成了巨大冲击。对二者而言,是挑战也是机遇。腾讯的机遇是,终于复活了微视并且准备打通各事业群资源,去扶持微视,对标抖音。对微博来说,市场上有了竞争对手并不是一件绝对意义上的坏事,微博关心的应该是中国社交媒体整体市场的空间,而不局限在短视频之上。

毕竟,微博是从人人网时代走过来,一定程度上还与QQ空间交过锋,而后又在门户微博大战中获胜,才夯实了社交媒体地位。

03

短视频层面上来看,抖音攻势很猛,但其实更多是在和快手争夺市场,第三方大数据服务商QuestMobile《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》显示,大多数用户仅选择一个短视频平台观看,故而优先用户获取至关重要。超过75.5%的用户用且只使用一款短视频APP,因此,如何在用户形成观看习惯之前,将用户吸引并留住,成为平台流量克敌制胜的重点。

微博的月活持续增长,在一定程度上说明,形成微博看短视频习惯的用户,其实已经有了强依赖性。

举一个简单例子,如果你是腾讯视频《创造101》或者爱奇艺《偶像练习生》的忠实粉丝,你有日常pick的小哥哥或小姐姐。在微博上,短视频的来源丰富度包含了节目组的IP版权内容(有些甚至是独家或首发),梨视频、北京时间等机构发布的媒体视角内容,粉丝的二度创作等等。我们很难在其他短视频平台,获得这种一站式的短视频体验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eaelu.com/post/574421
文章摘要:,物资偷窥狂党羽,用得心痒难挠阳虚。

另外一个维度,抖音和快手等仍然像是短视频社区,而非布满了社交节点的社交平台。我们可以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热点从发生、发酵、围观,证实或者被证伪,直到讨论终结。

所以,我之前提出来,微博都糅合了人际传播、组织传播和大众传播等多重传播模式,在结构上,它是“所有人面向所有人”的多元非线性结构,这有利于节点的互动式表达。

我们也可以看到其他短视频社区上的热点内容,流传到微博上来,但反向路径却几乎不存在。就像雪球用户黄色浅浅艇所提到的微博式活跃模型,只要世界还在运转,总有事件发生,微博是国人了解世界动态的窗口。

04

就像武林高手一样,能够综合各家功夫所长,才能纵横江湖。互联网企业也是如此。我们已经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说清楚,百度是什么,阿里是什么,腾讯又是什么?

百度搜索引擎的基因还在,但现在更多是人工智能下的生态布局。阿里的电商底子仍旧难以撼动,但新零售、云计算等,又打开了其新世界的大门。一直以来,游戏都是腾讯的现金牛,但就像尹生所说,在过去的两年中,曾经只是一个暂时用来归类电商业务遗留资产收入的项目——其他业务——已然成长为公司新的增长引擎。

腾讯2017Q4财报显示,腾讯“其他业务“的收入占比已经超过了游戏。究其原因,作为社交器官的微信,所具备的连接者作用自然功不可没。

那么微博是什么?微博并没有停留在社交媒体这一功能上,而是从Twitter学习者,成为中国版”Twitter+Instagram+YouTube”的合体。一来,IP合作,短视频和MCN机构的兴盛等等,让微博成为泛娱乐元素的入口。二者,微博还是造星的入口,从粉丝经济到粉推经济再到偶像产业的工业化,微博扮演着连接器角色。此外,同微信一道,双微是长期以来的营销高地,也就是品牌主想要与粉丝互动的标配。

从BAT到微博,社交之延伸经久不衰。社交的单点突围仍在继续,比如陌陌和探探,世纪佳缘和百合网,甚至也包括吐槽《腾讯没有梦想》的潘乱所做的“最右App”……

技术的发展带来了工种变化和新的社会分工,社交却更像是“力的漩涡“。我们都有可能外表波澜不惊,内心却兵荒马乱,这是网络世界的常态。所谓互联网入口,现在是属于BAT的,但归根结底是属于社交的延伸。

(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“经理人分享”,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。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,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。)

作者:吴怼怼
来源:广东快乐十分任二